首页 > 会议与发言
王群大使在国际原子能机构六月理事会上的发言
2020/06/18

 

       主席女士,

  中方注意到总干事提交的“伊朗《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保障监督协定”报告(GOV/2020/30)。尽管伊准入本身系保障监督协定的问题,但当前形势下,上述报告及有关国家就此提交决议草案,有可能开启一个进程,使伊核问题重新回到何去何从的十字路口。对此,中方深表遗憾。

  一个时期以来,伊核问题再起波澜,紧张局势上升,根本原因是美单方面退出伊核全面协议及其对伊极限施压政策这种单边主义和霸凌行径。日前,美又取消全面协议核领域项目制裁豁免,公开推动联合国安理会延长对伊常规武器禁运,彻底毁掉全面协议。在此背景下,机构秘书处仍坚持在本次理事会前即仓促作出伊“拒绝”接受核查准入的结论,并出台相关报告,中方对此表示严重关切。

  主席女士,

  处理对伊保障监督问题,我们需要注意以下三个基本事实。一是总干事报告提及的核查准入问题并不紧迫。正如机构秘书处在今年三月理事会所说,此事年代久远,所涉核材料数量很少,“本身既不紧迫”,“也无扩散风险”。二是自2016年全面协议执行以来,伊始终与机构在核查监督问题上保持高水平合作,是接受机构核查最多的国家。三是机构副总干事两次赴伊举行政治对话。伊朗也多次重申决心继续与机构对话与合作,并根据全面保障监督协定及其附加议定书规定履行自身与机构合作的义务。伊朗并已邀请机构赴伊访问和磋商。

  上述报告(GOV/2020/30)尽管是总干事的个人报告,无需成员国讨论同意,但确可以是理事会,甚至安理会采取行动的依据。为此,报告理应公正、客观、合规。为此,中方希望机构秘书处澄清:

  首先,这份报告所涉核查准入要求是否符合有关保障监督协定和附加议定书的规定,具体法律依据是什么?目前理事会在上述准入要求的合法性问题上仍存有分歧是否是不争的事实?

  第二,报告未经核查即认定伊“可能”从事天然铀钻孔和混合活动、“可能”从事与核燃料循环相关的铀转化和氟化活动并“可能”为使用中子探测器开展防护实验进行常规爆炸试验。这是否是先入为主,甚至有罪推定?

  第三,上述三个“可能”,表明机构本身迄今对伊相关活动并不肯定,在此情况下,特别是伊在6月多次明确重申“决心与机构继续合作”并业已邀请机构副总干事再次访伊的情况下,为什么机构仍选择坚持仓促提交报告,并作出伊“拒绝”提供准入的结论?这究竟在客观上是在促进解决相关问题,还是激化矛盾?

  主席女士,

  鉴于上述,中方认为在伊准入问题上仍有解决问题的空间。在此情况下,中方不认同秘书处就此问题目前即提交总干事报告的做法,也不认同其作出的结论。中方更不认同有关国家在存有争议的结论的基础上所提出的决议。有关国家一方面坚持提出决议,另一方面又否认此举的危害,这是典型的鸵鸟政策,也是完全不负责任的。上述决议草案一旦通过,就可以成为联合国安理会采取进一步行动、从而导致伊核全面协议终结的依据。这还将危害保障监督协定、附加议定书以及整个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为基石的国际核不扩散体系。

  主席女士,

  中方呼吁伊方认真履行保障监督协议和附加议定书义务,本着灵活和建设性态度,继续就准入问题与机构秘书处深入沟通,通过对话合作早日找到妥善解决方案。

  中方呼吁机构客观、公正、中立履职,按照有关规定开展对伊核查监督,避免政治化。

  中方呼吁美国改弦更张,放弃对伊极限施压的错误政策。

  中方呼吁有关国家放弃借理事会决议对伊施压的做法,不再推动将此付诸表决。

  主席女士,

  当前形势下,维护伊核全面协议有助于维护多边主义和国际核不扩散体系,维护中东地区和平与稳定,符合各方根本利益。

  中方呼吁有关各方都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体现历史担当,继续支持机构与伊通过建设性对话合作,妥善解决相关保障监督问题。无论如何,伊核问题都不能回到过去对抗的老路。

  谢谢主席女士。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